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绿色文化
 笔下常春
 诗歌
 生态美文
 
 
  首页 > 绿色文化 > 生态美文
  生态美文    
生命中的枣树
  发布单位: 《国土绿化》杂志社 发布时间: 2018.01.15

  我的故乡盛产树,有坚硬如铁的青冈栎树,笔直如线的红椿树,绿荫如盖的桦桃树,卫士般整齐的白杨树……而在故乡人的心目中,真正被视为生命树的,是那一片片一岭岭的枣树。

  打记事起,我认识的第一种树便是枣树。那时,我家的房子是被枣树围着的,我们的村庄亦是被枣树围着的。远远望去,触目皆绿,村庄里除了农家,枣树之外依然是枣树,枣岭以外依然是枣岭,简直就是一幅天然的风景画,让人目光一碰,心就会生出一阵莫名的惊喜与激动。以至于长大后身在他乡想家时,每每总有一些枣树的影子,那婆娑的树影常常撩拨着我一波又一波深深的眷恋。

  故乡的枣树是远近有名的。明代大旅行家徐霞客曾到过我的家乡,并在《徐霞客游记》里记下了许多关于我的家乡枣的诗文,家乡枣的美名便一日千里伴随着时代的步伐一而再、再而三地被品评被传播,不断深入到街长楼高的都市以及不同肤色不同性别不同国籍的人的心中。于是,家乡人便渐渐从耕种荞麦、青稞、玉米等的行列中退出,用勤劳的双手在那些土地上开垦出一块连一块、一岭连一岭的枣园。从此,一年四季,葱绿的枣树就在绵延的长岭上安了家,迎着和煦的山风展示着自己蓬勃的生命。我的父老乡亲的一日三餐也系在这小小的枣上,年年围绕葱绿的枣事而日日飘香。

  每年春天,是枣树长势最好的季节。枣树一棵挨着一棵,一园接着一园,一山连着一山,绿得厚重,绿得凝滞,绿得能让人浮生出许多生动的想法。它们高扬着娇嫩的笑脸,呼吸着雨露,沐浴着阳光,齐刷刷地咏出一片绿色的诗行。到了秋天,枣子成熟的季节,红彤彤的枣子探头探脑地钻出小脑袋,展示着一张张红扑扑的笑脸。此时,采下枣子就是采下一年的希望,质朴的林农,用舞动的十指一颗一颗地将枣子摘下,十分耐心地把又一年的农食住行订装。单就这分缘,枣树就渐渐融入了家乡人的生命,参与着家乡人经历的岁月和成长的历程。而家乡人亦将一切都交给了枣树,使它们有了灵魂,有了感情,有了地位,有了家乡人的淳厚、质朴、上进的一切秉性。

  一年中枣事最繁忙的时候,采枣自然也有孩子们的一份。学校放了忙假,学生们见面闲谈的,多是比赛谁采的枣多,谁采的枣好。村里采枣姑娘心灵手巧,她们一边用纤纤素手如机器般地采摘枣,一边还能用清脆的嗓子唱出爱死人、甜死人、醉死人的歌,连同满山满岭枣香气息抖擞着精神涌向了四面八方。于是,家乡那土得掉渣的歌亦有了不薄的地位,成了艺术家们不朽的创作主题。

  不久前到上海出差,遇到了在枣树下一同长大的伙伴,当谈到小时候在枣树下玩耍、枣岭上对歌、摘枣子交学费上学的往事时,他们一个个感慨万千。有位叫滨的友人在谈到家乡的枣时,更是眉飞色舞,神情专注。他说,他曾在我的家乡当过知青,是枣树给了他蓬勃的希望,是山歌支撑着他走过那段艰难的时光。后来到他家,在他的书房里我见到了一幅有一堵墙一样大的故乡“枣树王”的巨照,放上盒土得掉渣的从枣岭上录下的歌,静静倾听,慢慢咀嚼,那个中的味儿,是用多么生动的文字也写不出来的。

  其实,那是幅绝对简单的作品,巨照中除了天空和大地外,就只有一棵居于中间的老枣树了,远处的背景除了能朦朦胧胧地见到一些枣垄外,其余什么也没有。显然,在滨的眼里,枣树已不仅仅是一种树,而是一种生命——一种栖满人的感情人的思想的生命,一种既说得清却又依然朦胧的生命,一种很简单却又很复杂的生命。它不仅昭示着树的沧桑,更昭示着人的不平凡的际遇以及对生活、对未来的向往。

  回望家乡的生命树,我忽然顿悟:枣树的精神不正是故乡人精神的缩影么?

(作者:庄文勤)

   
 
   
主办单位:全国绿化委员会办公室 单位地址: 北京市和平里东街18号
承办单位:《国土绿化》杂志社  国家林业局调查规划设计院
联系我们: 010-64483365转808,邮箱:gtlh@163.com
网站备案序号:京ICP备10045579-1号 建议浏览器使用1024X768分辨率
您是第6699560位访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