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绿色文化
 笔下常春
 诗歌
 生态美文
 
 
  首页 > 绿色文化 > 笔下常春
  笔下常春    
艾草的清香
  发布单位: 《国土绿化》杂志社 发布时间: 2018.06.04

 

   “日暖桑麻光似泼,风来蒿艾气如熏。”柔软的青草和整齐的莎草雨洗后,碧绿清新,阵阵暖风挟带着蒿草、艾草的气味扑鼻而来,沁人心肺。又是艾草飘香的季节。

   小时,我格外喜欢一种叫艾蒿的草,叶片绿中泛白,茎笔直,香气在茎叶间漫溢。这种香有点别致,微苦,闻着却让人极受用。端午节,去田野里拔一把艾草,束于门楣。凋零的记忆,在这春末夏初的日子复苏。

   凡有华人的地方,都有过端午节的习俗,是否都吃粽子,我不知。记得小时候每至端午来临,母亲便把芝麻放在锅里炒,炒得泛黄,然后用面轴碾成芝麻泥,那香味悠悠地飘出很远,格外诱人。芝麻泥拌上白糖做馅,用发酵过的面做皮,包成三角形,我们称之为糖角,也许就是粽子的另一种代言。

   朋友听我讲后,分外惊讶:你们那儿端午竟不吃粽子!我说街头也有卖的,应时的食品,不及母亲做得糖角味美。

   朋友说,小时最喜过端午节。早晨采摘苇叶,那苇叶像用清泉洗涤过,沾着水乡的晨露。归来,将碧油油的粽叶浸泡入水,瞬间水晕染成淡淡的青色,翡翠般透明,嫩嫩的绿惹人怜爱,粽叶层层叠叠摞于一起,在水中渐渐舒展,松软之后就可以包粽子了。

   朋友说,看母亲包粽子是一种享受。糯米一粒粒清爽洁净,像碎玉,经过一夜泡发,米粒便胖起来了。把事先切好的腊肉、火腿,或红豆等搅拌一起。三片苇叶顺次叠于一起,铺成巴掌大,然后卷曲成漏斗模样,底部要合缝,断不能滴漏出米粒,放进糯米夯实,再把余叶叠成三角,正好覆盖住漏斗顶部,最后用线扎紧粽子便成了。母亲包粽子很娴熟,眨眼工夫,一只只粽子青蛙般蹦出。粽子包好后下锅煮,粽叶的清香和着糯米香还有肉香,一起在水气里飘荡。在翘首等待中,“绿蓑衣里的白胖子”出锅了,等剥开粽皮,就会闻到难忘的乡土芬芳,那美味,真能香到骨子里去。

   见我听得出神,朋友说,回老家时带来给你尝尝。吃后,果然有种浸润着水乡风雨的另类美味。后来,朋友去了远方。每年端午,那“粽子香,香厨房。艾叶香,香满堂。艾枝插在大门上,出门一望麦儿黄。江河短,岁月长……”的短信,连同那清香的粽子,一同到来。解开红绳,打开青叶,露出圆滚滚莹白如玉的香糯团子。

   淡淡的祝福,却藏着深深的牵挂,伴我从朝来风晚来雨忧伤的青春,至摇曳生姿的流年情花落红成泥。朋友曾对我说,认识自己吧,上帝不会把一朵花变作石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特长,努力去发展它们,才会幸福……那目光包容通透。

   菖蒲招摇,艾蒿如风,朋友的话语像艾草的清香,一直飘在岁月深处,纵然世事如烟人生凉薄,但这份温暖,如一缕暗香,伴我每一个漫行的日子。

   端午的意义在于亲情。其实友情的极致,何尝不是一种亲情。       作者:孙丽丽

 

   
 
   
主办单位:全国绿化委员会办公室 单位地址: 北京市和平里东街18号
承办单位:《国土绿化》杂志社  国家林业局调查规划设计院
联系我们: 010-64483365转808,邮箱:gtlh@163.com
网站备案序号:京ICP备10045579-1号 建议浏览器使用1024X768分辨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