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绿色文化
 笔下常春
 诗歌
 生态美文
 
 
  首页 > 绿色文化 > 生态美文
  生态美文    
槐香湿衣袂
  发布单位: 《国土绿化》杂志社 发布时间: 2018.04.23

   “幽闲竟日卧,衰病无人问。薄暮宅门前,槐花深一寸。”品咂白居易的诗句,心底霍地落满清芬的槐花。

   槐花的清香总是伴着一阵清风,湿人衣袂,带给人满眼满心的喜悦和温馨。

   槐花盛开的季节,株株或高或矮的槐树上,垂挂着一簇簇白色的小花儿,团团簇簇,白得透明、耀眼、纯真,似玉雕的蝴蝶,似莹莹的白雪,弥漫了水色淋漓的村庄。正如季羡林笔下所写:满树繁花,闪着银光;花朵缀满高树枝头,开上去,开上去,一直开到天空,让我立刻想到在新疆天池上看到的白皑皑的万古雪峰。

   晨光熹微,槐花蘸满晨露,迎着旭日舒展芳姿。晌午,光斑点点,蜜蜂穿梭花间,槐花清香四溢。黄昏里,槐花很惹人的眼,糥糥的白,掩映着碧叶,盛放着情思,清丽而脱俗,如新过门的俊俏媳妇。

   槐花开得轰轰烈烈,如凝碧的丝绸,如化不开的晨雾,如邻家窈窕村姑情窦初开的爱情,痴厚沉迷。想起沈从文给张兆和写信:“望到北平高空明蓝的天,使人只想下跪,你给我的影响恰如这天空,距离得那么远,我日里望着,晚上做梦,总梦到生着翅膀,向上飞举。向上飞去,便看到许多星子,都成为你的眼睛了。”这是令人憧憬的无法稀释的热恋。

   夕光濡染,槐树上滴落的鸟鸣,清灵流动,大珠小珠落玉盘。清凉的槐树下,光阴缓慢流淌。青苇女子月白小袄,轻步如莲,发髻婉约,织衣刺绣,恍若旧时画卷,忧伤而唯美。风在逡巡,槐树轻歌曼舞,槐花清香扑鼻。粉嘟嘟的槐花隐约在碧叶间,透着莹莹绿意,微风徐来,甜香盈鼻,让我想起张岱的句子:“吾辈纵舟酣睡于十里荷花之中,香气拍人,清梦甚惬。”

   槐荫匝地,总有二三市井布衣,蹲在树桩上,吸烟下棋,神态悠闲,如水边嚼草的老水牛,反刍着过往的岁月,有古意在流淌。小巷深处,姑娘们甜糯的小调儿如满树的槐花,纷纷扬扬,令人心里一片秋水长天。

   槐花开得如火如荼的时候,馥郁的清香萦萦绕绕地填满了大街小巷,有人嗖嗖嗖爬上树,采摘槐花。采回槐花,可以做槐花饭、槐花馍、槐花糖、槐花饼、槐花糕和槐花团子。

   青嫩的槐叶洗净,焯水捣碎,滗出绿汁,擀成面条,绿莹如玉。面条煮熟,冷水浸过,盛在白瓷盘里,淋上麻油,洒点豆酱,鲜香扑鼻。正如南宋林洪《山家清供》里那款“槐叶冷淘”的雅致小吃:“于夏,采槐叶之高秀者。汤少瀹,研细滤清,和面做淘。”

   年迈的祖母擅做槐花饼。把槐花揉进面粉里,搅拌均匀,加点糖精,在铁锅里摊,或摊在箅子上蒸。摊出来的槐花饼,柔若玉脂,清香扑鼻。槐花饼还可切成菱形,拌青菜同炒,黄绿相间,色调明快,舌尖上的味蕾立时陷入鲜美的沼泽中。

   槐花可清蒸可爆炒。槐花爆炒韭菜,青白相衬,就像踏青时看到苇滩上的几点新绿,搛几筷嚼咽,心里一阵通透。槐花炖草鸡蛋,色彩明丽,味道鲜美。温香软玉,清甜的滋味,仿佛把整个春天吞进肚子里,让人由衷赞叹岁月悠闲静好。

  槐花晒干,收起来,要吃的时候,用温水泡开,单炒或拌其他菜清炒,口感嫩脆。槐花性凉味苦,清热凉血,清肝泻火。槐花泡茶,益肺养颜。难怪小镇上的老人喜欢喝槐花茶,虽是皤然老翁,却精神矍铄,面色红润,声如洪钟。

   汪曾祺说玉渊潭的槐花开了,如下了一场大雪。栖居江边小城,回味着槐花的清香,我总有一种难以割舍的乡情萦绕于胸。槐树的朴茂和槐花的清醇,如小镇上的人,沉默隐忍,心思简静,恬淡平和,清冽少浊气。做一束清芬的槐花,把内心的烦躁和喧嚣荡涤得风清月明,澄澈如水。

   作者:宫凤华

   
 
   
主办单位:全国绿化委员会办公室 单位地址: 北京市和平里东街18号
承办单位:《国土绿化》杂志社  国家林业局调查规划设计院
联系我们: 010-64483365转808,邮箱:gtlh@163.com
网站备案序号:京ICP备10045579-1号 建议浏览器使用1024X768分辨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