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科技园地
 文字资讯
 图片资讯
 
 
  首页 > 科技园地 > 图片资讯
  图片资讯    
  发布单位: 林业科普写作 发布时间: 2018.01.30

在城市绿化中,常绿乔木的作用很大,可以在萧瑟的冬季为城市带来一抹亮色,让人感觉春天临近。我家位于安徽,这里最常见的常绿乔木是樟树(Cinnamomum camphora),常用于居民区及园林的绿化。不过月初来了场几十年罕见的大雪和大降温,这些樟树可倒了霉了

大雪,樟树的噩梦

樟树是南方地区的常见乔木和行道树,素来怕冷,有“樟树不过淮河”之说。按照园艺学上的说法,樟树理论上耐寒9~11区,翻译成人话大概就是耐最低温度-7℃左右。不过山东以南地区只要不是冬天冷得过分,成年树都可以扛过去。我家地处淮河南岸,可以算是理论上的南方地区。小区里的樟树大多胸径30厘米左右,7~8米高,这种规格的樟树足以对抗普通的寒潮

樟树是温暖地区常见绿化树种。图片:M. Ritter & J. Reimer / calpoly.edu

樟树有着典型的半球形树冠,或伞形树冠,枝叶茂密,夏季遮阴甚是惬意。但这优点也成了它们倒霉的原因。罪魁祸首是雪,自从我所在城市大范围种植樟树以来,从没经历过这么大的雪,而树冠上沉重的积雪,最终压垮了它们。这一夜,断裂之声彻夜未绝,静夜里听来十分恐怖,第二天起来一看,果然,小区已成废墟矣。

就在不远的合肥,一场大雪的到来,也祸害了一大批樟树。图片:庄道龙 /《江淮晨报》

过半的樟树主侧枝被压断,主干撕裂,甚至有一部分只剩光杆。考虑到雪后还有持续一星期的降温,这些树很可能挺不过来,就此殒命。至于断枝堵塞小区道路,砸伤私家车无数,那都是后话了。

古书中记载的樟树

中国古代对樟树的记载可谓历史悠久。豫章是豫樟的通用写法,章通樟,樟树的早期记录多以此形式出现。据信是两种树的并称,指“枕木”,指樟树,这两种树较难区分,“二木生至七年,枕樟乃可分别”。当然也有豫章专指樟树的说法。(总之就是一点:不要太相信古人的分类学)

哪怕大家已经背不出《滕王阁序》全文,但总该还记得前八个字“豫章故郡,洪都新府”(就好比大家应该都还记得四六级词汇里的“abandon”一样)。这里的“豫章”,就不再是樟树,而指的是汉朝所设的豫章郡。豫章郡以南昌县(今江西省南昌市)为中心,辖区大约相当于现在的江西省。

先有豫章树,后有豫章郡。不过豫章郡是否直接得名自樟树仍有争议。反对者认为,豫章用来称呼地名,早在春秋时期就出现了,豫章置郡不过是沿用。早期“豫章”的范围不明,大致是在长江以北、淮水之南。这个范围不小,不过的确是在樟树原产区域内,想必应该有很多野生樟树,甚至拿来作绿化树木——之前提到的那位司马子綦,可是在朝堂上拔树杀人的。

因为容易长得非常高大,而且树形优美,所以樟树从来就是一种存在感非常强的树木。图片:M. Ritter & J. Reimer / calpoly.edu

支持意见则包括应劭[shào]《汉官仪》中的记载。说南昌城的南门有棵高五丈五尺、周长二十五围、树阴面积数亩的大樟树,因此“树生挺中,故以名郡”。不过这里的“豫”是高兴的意思,命名者很高兴这里有棵大樟树。

把豫章的豫解为高兴,其实也是能说通的。南方地区多湿热,室内容易滋生蠹[dù]虫,啃食储藏的衣物、书籍等。而樟树木材中含有可驱虫的樟脑芳樟醇等挥发油类物质。以樟木做成储藏箱,不仅本身结实不易腐朽,还可保护储藏的物件不被虫蛀。一件衣服能多穿几年,省了不少钱,自然高兴了。

樟木箱。图片:courcasa.com

因此,自古以来,樟树就被作为良材美木的代名词,与其他材木如松、梓[zǐ]、楠并列。《战国策·宋卫策》中墨子劝楚王放弃攻宋:“荆有长松、文梓、楩[pián]、柟[nán]、豫樟,宋无长木,此犹锦绣之与短褐也。”意思是说楚国地大物博,物产丰富,优良材木都有好几种,宋国连好木头都没几根。后来,人们也以豫章借指栋梁之才

白居易曾被贬为江州司马,辖地正好也与古豫章之地重叠。被降职了自然心情不爽,还未到任便牢骚满腹,名句“试玉要烧三日满,辨材须待七年期”便是此时写出。可能怕别人看不懂,又写了首寓意诗,诗中明言“豫樟生深山,七年而后知”(说的便是“豫”和“章”生至七年才可分别的典故),结果碰到山火,“养材三十年,方成栋梁姿。一朝为灰烬,柯叶无孑遗……不悲焚烧苦,但悲采用迟。”

樟木中的化学

樟树又名香樟,叶子揉碎后会散发出香味,源自众多挥发油类物质,其中最重要的自然是樟脑。樟脑的化学名叫做“1,7,7-三甲基二环[2.2.1]庚烷-2-酮”,化学名看上去很复杂,但其实结构式看起来却意外的简洁明了。

樟脑室温下为白色或透明的蜡状固体,可燃,易挥发。用来保护衣物免被虫蛀的“樟脑丸”最早就是用其制成的。

真正的樟脑片已经很难找了。图片:bookmypriest.com

不过既然有人觉得香,就肯定有人觉得难闻,因而香樟又名“臭樟”,就连气味与樟树类似的樟脑丸也被称为“臭丸”。如今,樟脑丸常出没于诸如男厕小便池之类的地方,这个“臭”字也最终是名符其实。

不过现在的“樟脑丸”早已都不含天然樟脑了,我们把它叫作“卫生球”应该更为合适。毕竟天然樟脑成本太高,在1993年之前,中国的卫生球主要以煤焦油中提取的制作;但由于萘的毒性较大,1993年萘制卫生球均已停产,之后的卫生球大都是用对二氯苯制成的。

被染成各种颜色的卫生球。图片:asian-central.com

天然樟脑曾是重要的战略物资,用于硝化纤维塑料(赛璐珞)及无烟火药的制作。台湾省北部山区曾盛产老樟树,日本占领时期,一度将台湾的樟脑产业全面收归国家垄断。一战期间,各种战略物质需求量极大,日本成为世界最大的樟脑生产国,日占台湾省的樟脑输出也因此高踞全世界首位。1920年后,以松节油为原料合成樟脑的技术开始普及,加之替代赛璐珞的塑料的发明,使得天然樟脑产业逐渐没落。

 

   
 
   
主办单位:全国绿化委员会办公室 单位地址: 北京市和平里东街18号
承办单位:《国土绿化》杂志社  国家林业局调查规划设计院
联系我们: 010-64483365转808,邮箱:gtlh@163.com
网站备案序号:京ICP备10045579-1号 建议浏览器使用1024X768分辨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