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绿色文化
 笔下常春
 诗歌
 生态美文
 
 
  首页 > 绿色文化 > 生态美文
  生态美文    
隆冬雪趣
  发布单位: 《国土绿化》杂志社 发布时间: 2017.12.26

  大雪如期而至,纷纷扬扬,犹如仙苑里的梨花凋谢;城郭白了,远山白了,映入眼帘的全是玉砌银铺。皑皑积雪覆盖了原野,却捂不住悠悠乡愁……

  在我的少年时代,故乡进入冬季,隔三差五就下大雪,通常这场未等融化,下一场又飘然而至,积雪俨然无与伦比的厚厚的海绵,将远山近岭、村舍阡陌统统密封。那时科技不如当今发达,生活也不像现在这么丰富多彩,但环境委实是原生态版,少儿娱乐游戏也绝对环保。山里的孩子心儿野脚步狂,下大雪时一个个在家里觉得憋闷得慌,就凑在一起,到山里打围捉野兔。因为大雪封山,野兔找不到食物,就到麦田里扒开积雪啃噬麦苗,对于它们来说,这确实是一种难得的美味。

  为了防滑倒,我们用草绳子将棉鞋缠得结结实实,用布条将棉袄拦腰扎紧,再将棉帽子像头盔般戴好,然后每人手持一根松木棒子,酷似一支小小的棒球队朝山里开拔。野兔总愿在背风向阳的梯田里啃噬麦苗,积雪上自然而然留下了它们的行动路线图,只要观察其蹄印是清晰的,就知道有景儿,大家便精神抖擞,紧紧追踪。然而,像这样的狩猎,十次进山九场空,不图捕获猎物,纯粹为了撒野乐活而已。若在往日口干舌燥之际,可在泉边掬水畅饮,现在好了,抓起一把雪唵(an)在嘴里,凉丝丝的,顿觉无比清爽。

  在大雪纷飞的日子里,我和伙伴们时常分为两伙,捉迷藏。乖巧者自有人在,有的拱进草垛,有的躲在菜窖子里,既暖和又让对方找不到。谁知聪明反被聪明误,积雪拓下了其足迹,让对方顺藤摸瓜一一揪出。玩够了捉迷藏,就在学校小操场玩“打枷”、打瓦等竞技游戏,顽童们跃跃欲试,互不示弱,一个个累得遍体生津脸蛋红润方才住手。

  大雪封山,溪流凝固,落差较大的溪涧就挂起了冰瀑,那冰瀑好像大山老人蓄起的长长胡须。我和伙伴们特地赶来,抈一些松枝,绕道来到溪涧上面,将松枝铺在屁股下,几个人搂成一串,一声令下,就如乘坐过山车般滑了下去,因坡度较长,能滑出老远。如此这般,周而复始,分外刺激,好不快活!当然了,不慎将衣服挂破或是弄脏了的伙伴,回家少不了要挨家长斥责的。

  春节期间,降雪颇多,有时能够不歇气地下一两天,尔后朔风飞扬跋扈,将积雪平地抓起,凭空搓碎,再猛扑下来。有一次居然将西街的村口堵死了,罕见的雪堆与隔街相望的两处草房子连为一体了。乡亲们只好挖洞出村,这情景真有点童话氛围。村口尚且如此,原野上更显奇观,看吧,那一道道雪杠子如同钱塘大潮瞬间凝固,又如大漠沙浪逶迤有致。人们正月里出门走亲戚,一路要绕过好多雪杠子。我去姥姥家要翻过一座山和一道长岭,自然要饱尝跋涉雪地之苦。然而,雪下得再大,积雪再厚,出行再不方便,人们从不抱怨,反而倍感欣慰——瑞雪兆丰年哩。

  我和伙伴们上学要走山路到四里外的村子,每当天降大雪,地上积雪老厚时,就得有人在前面开路,后面的紧步后尘鱼贯而行,回首望去,串串脚印宛若醒目的删节号。雪地就像偌大的白纸,上面留下了我和伙伴们好多的画作,也留下了求知的愉悦。

  数九隆冬,天气干冷干冷的,玻璃窗上就结了层冰凌花,那是隆冬精心制作的艺术品,也是雪花的衍生品。那些冰凌花匠心独具,就如雪花一样,图案新颖,从不雷同,细细端详,构图精妙,物象众多,引人入胜,生发遐思。旭日临窗,冰凌花就会凋谢;翌日凌晨,又会花样翻新,依然耐看。

  早春二月,大地解冻,往后的日子里,大雪就不常见了,即便下起大雪,落地即可融化,比昙花凋谢得还快。有句农谚说得特别形象——打春的雪,兔子撵不上。这时节倘若下起鹅毛大雪,孩子们会忘情地追逐雪花,用手捧着雪花,用脸蛋儿蹭着雪花,跟雪花珍重道别,恋恋不舍。然而,自然并没有忘记孩子们,一如既往地亲近孩子们,只是转换了方式——由隆冬雪趣变为三伏雨趣……

  啊,故乡的隆冬雪趣,你滋润了我的心田,诗的种子萌芽破土,为你热情讴歌!(作者:林红宾)

 

   
 
   
主办单位:全国绿化委员会办公室 单位地址: 北京市和平里东街18号
承办单位:《国土绿化》杂志社  国家林业局调查规划设计院
联系我们: 010-64483365转808,邮箱:gtlh@163.com
网站备案序号:京ICP备10045579-1号 建议浏览器使用1024X768分辨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