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古树名木
 古树寻踪
 古树新风
 
 
  首页 > 古树名木 > 古树新风
  古树新风    
厦门1910棵古树名木 每一棵树都弥足珍贵
  发布单位: 海峡导报 发布时间: 2018.03.13

    “一座高颜值的生态花园之城”,去年金砖国家领导人会晤期间,国家主席习近平这样盛赞厦门。

  这座国家生态园林城市,建成区绿化覆盖率超过40%,一年四季,花团锦簇。行走在厦门的街道上,让人仿佛置身于一座巨大的海上花园。

  厦门市绿化管理中心最新的普查数据统计,厦门的古树名木多达1910棵,其中同安占624棵,翔安占406棵。

  今年3月12日,正值全国第37个植树节。连日来,导报记者逐一走访了厦门树木中的八大“最”,带大家了解这些古树名木背后的故事。

  最古老

  守望千年的“公婆樟”

  在翔安新圩镇后埔村黄氏祖厝附近,屹立着两棵参天古樟树,至今已1311岁,是厦门记载在册的最古老树木。

  远看,它们郁郁葱葱,枝繁叶茂,生机勃发;近看,两棵樟树彼此隔空对望,相依相偎。83岁的村民黄老伯说,它们叫“公婆樟”,一公一母,是一位黄姓先人在唐朝时期所种。而这一守望,就是千年。

  “婆樟”身段婀娜,宛如一位娴静的女子委婉的身姿;“公樟”身材笔挺,傲立风中,像一位英姿飒爽的壮年男子。这对活文物虽然历经千年沧桑,其根部空心、树皮斑驳,树干仍挺拔有力。8个成人手拉着手环抱,才能把将它的“腰”抱过来。靠近它们,一股神秘而淡幽的清香沁人心脾。

  2007年,当地对“公婆樟”周边进行修缮,为它们立起支撑屏障,建了个小广场,为它们延续下千年的深情。黄老伯童年时常在树洞穿梭、玩耍,而今他的孙辈也在这里钻树洞、躲猫猫。

  黄老伯常到树下凝望“树神”,思念已故的妻子。他说,古樟能给人带来好运,还象征着忠贞的爱情;很多村民常到树下祭拜、祈福,也常有善男信女到树下求姻缘,愿能找到如意的另一半。

  枝叶婆娑,清风拂过,你侬我侬,宛如“公婆樟”旖旎缱绻的绵绵情话,诉说着“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不老誓言。

  最受宠

  遍布全城的凤凰木

  凤凰木是厦门市树,深受厦门市民的喜爱。凤凰木亦称“红楹”、“火树”,属豆科落叶乔木,夏季开花,花大色红。凤凰木原产于非洲,我国南方多有栽培,是优美的庭园树、行道树。

  凤凰木枝秀叶美,是典型的南国树种。夏日开花荫凉满城,红花簇簇,象征特区如火如荼的建设场面,体现厦门的风貌、厦门人民的性格和厦门经济特区的腾飞景象。

  在厦门的街道上,凤凰木随处可见。每每到了凤凰木开花的季节,也是毕业季,学生们纷纷在凤凰木下合影留念,凤凰木因此也成了莘莘学子的美好回忆,冲淡毕业离别的一丝伤感。

  最悲情

  400多岁芒果树只剩树头

  屹立了几百年,终究在台风夜轰然倒下。同安祥平街道阳翟村东亭社的一株古芒果树树龄竟已有413年。如今,只剩下一截树头。

  2016年9月,超强台风“莫兰蒂”来袭,这棵高4层楼的芒果树在风雨交加中轰然倒下,周边村民的记忆也随之模糊。

  曾经高大的芒果树,成为1米多高的一截树头,躯干上没有任何绿意,粗糙的树皮显得黯淡无光,但它还是顽强站立着。

  住一旁的老人回忆,2016年以前,一到芒果成熟季,村民都会去采摘,芒果特别香甜。“从小到大,我都吃这芒果长大,现在只能回味了。”老人脸上写满哀伤。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在这棵古芒果树附近还有两株年纪相仿的古芒果树,仍在努力存活下去。

  最大树冠

  枝干覆盖超2000平方米

  在同安祥平街道溪声村后溪的一处山头,偏僻而幽静,这儿赫然屹立着全厦门树冠最大的老榕树,已有309岁。

  远远望去,它就像一把苍翠欲滴的大伞,独自迎风挺立。它巨大的枝干覆盖超过2000平方米的地面。据最新资料显示,榕树的冠幅广展,达46米。

  如今,大榕树周边灌木丛生、杂草茂密,外人难以接近。前天下午4点多,穿过布满荆棘的丛林,导报记者来到榕树底下:几根巨大的气根变成分株,围绕大榕树在周边生长并另“取”门户,与大榕树交错盘缠、遥相辉映,形成一张天罗地网,所以树冠才会这么大。树下鸟语花香,阳光透过枝叶的缝隙,落在地上,星星点点。

  关于这棵古榕树,还有个传说:古榕树所处位置在很早以前是片松柏林,有一次飞过的鸟儿把榕树籽投到松柏树上,之后便长出这棵榕树。也就是说古榕树其实是长在松柏林上面的,这里也因此得名为松柏上。

  最传奇

  老菩提变“防空洞”护村民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在翔安大嶝岛田墘社区靠近金门县政府旧址的地方,就有一棵古老的菩提树。

  这棵471岁的老菩提被当地村民奉为“神树”,老人都说它是救命恩人。

  村里一位郑姓老人说,抗日战争时期,日军占领金门后,时常会有飞机到大嶝轰炸,甚至用机枪扫射村民。“敌机来袭,村民们纷纷躲到树洞里。当时,这棵巨大的菩提树下挖的树洞,可以容纳近百人,成了村民的庇护所。”

  老郑说,日军空袭时,村民赶紧钻进树洞,当时10多岁的他跟随家人也在树洞内躲过了扫射。“多亏了它的枝繁叶茂,挽救了很多村民。”

  最知名

  邓小平亲手种的大叶樟

  厦门最有名气的树木,在厦门园林植物园——1984年2月10日,邓小平首次南巡、视察厦门时,在此亲手种植的一棵大叶樟。

  当时,大叶樟的茎干仅有碗口大小,高一米多。1999年十四号台风肆虐,植物园内一片狼籍,许多树木倾倒折枝,而大叶樟则安然无恙,傲然挺立。

  如今,它已从一棵幼苗成长为根深叶茂的参天大树,高近20米,当时的荒坡变成了一片葱郁的绿地,成为人们休憩、娱乐的好场所,也是游客来厦旅游的必到景点之一。昨日下午3点多,植物园内阳光刺眼,很多市民和游客躲在大叶樟树下纳凉,拍照留念。

  最老榕树

  默默见证近千年风雨

  翔安新店下后滨洪氏祖祠旁,屹立着一棵巨大的古榕,已903岁“高龄”,被当地人称为厦门最古老的榕树。

  下后滨村,位于东坑湾沿岸,是一个海滨村庄。这棵古榕树很壮观,但台风“莫兰蒂”的摧残,导致它垂下变成分株的气根少了几根,树冠枝叶少了一大半。

  下后滨的老人常道:古榕树是下后滨村的地标,甚至是图腾,它历经了这座村庄和城市的发展变迁,见证了一代又一代人的喜怒哀乐和生离死别。

  最珍贵

  濒危的海椰子和千岁兰

  海椰子,是塞舌尔普拉兰岛及库瑞岛的一种特有棕榈,最大的叶子面积可达27平方米,活像大象的两只大耳。由于整座树庞大无比,所以也被人类称为“树中之象”。

  海椰子是珍稀濒危植物。在厦门市园林植物园的科普馆,则有一颗海椰子种子的标本(右上图)。在物种濒危的年代,这颗种子显得弥足珍贵。

  千岁兰是远古时代留下来的一种植物“活化石”,分布范围极其狭窄,只有在非洲西南的狭长近海沙漠才能找到。

  在厦门市园林植物园就有一株千岁兰(右下图),由于极其珍贵,目前它并没有对外展出。千岁兰与巨魔芋、海椰子并称为世界三大珍稀濒危旗舰植物,是世界公认的珍贵植物品种。

  记者手记

  每一棵树都弥足珍贵

  我们在这里所罗列的八大“最”,不一定最科学、最精确。我们只是想借此表达:咱们身边的每一棵树木都很珍贵。

  1棵树一天可以蒸发400公斤水、大约可以做200公斤纸浆、可以制作750卷卫生纸、一年可以贮存1辆车行驶16公里排放的污染物。当它们成群成亩之时,发挥的力量和作用令人震撼:1亩树林放出的氧气可供65人呼吸一辈子、1年可以吸收各种粉尘20-60吨、1天可吸收二氧化碳67公斤;1亩树林可以吸收二氧化硫4公斤……

  也许路边的树木看起来并不起眼,但它确实在兢兢业业地守护咱们的家园。爱护一草一树,从我自觉做起,这才是我们不忘的初心。(导报记者黄敏江/文陈巧思/图)

   
 
   
主办单位:全国绿化委员会办公室 单位地址: 北京市和平里东街18号
承办单位:《国土绿化》杂志社  国家林业局调查规划设计院
联系我们: 010-64483365转808,邮箱:gtlh@163.com
网站备案序号:京ICP备10045579-1号 建议浏览器使用1024X768分辨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