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绿色文化
 笔下常春
 诗歌
 生态美文
 
 
  首页 > 绿色文化 > 生态美文
  生态美文    
一棵古槐树的命运
  发布单位: 国土绿化杂志 发布时间: 2017.08.22

    伫立在村口的古槐,是地理坐标,是故乡儿女魂牵梦绕的精神寄托,承载着游子对故土家园的依恋和顾盼。
    老辈人说,这棵古槐是明末清初时外地人迁至此地时栽种的,虽历经400余年风雨,仍旧枝繁叶茂、生机勃勃,被称为“望乡槐”。在村民们眼中,这棵古槐就像神灵,庇护着一方村民,是整个村子的守护神。小时候,我常到古槐树下玩耍,攀爬嬉戏,留下许多欢乐童年的记忆。
    村里老人告诉我,在古槐的南面,曾经王高古塔凌空傲立,距弥河故道很近。彼时傍晚时分,可见古塔倒映弥河水中,故有“夕阳弥水看塔影,津枝渡口观古槐”之说。然而,1966年千年古刹王高塔被炸,只留下沧桑古槐独立故乡。我曾不止一次地坐在古槐树下猜想过:在漫长的岁月里,它看见一季又一季的庄稼青了又黄,黄了又青;村里一栋又一栋的屋子倒了又建,建了又倒;有多少人从古槐下走过,又有多少人在树下聚集与休憩。古槐站立在那里,早已看透了命运,显露出的是一种超凡脱俗的淡定和愉悦。
    在独立和静默中,我慢慢长大,背着包坚定地走出村子。
    古槐无言,静静地守护着村庄,把村庄的恩怨情仇、喜怒哀乐藏在心中,化为一圈圈年轮。村民对古槐更是挚爱有加。在新农村建设的过程中,古槐几乎划入了公路的中间,为了保护好古槐,乡人在其周围修建了高高的水泥护墙,并布设了警示和车辆减速标志,将路的宽度稍微收敛,为的是给古槐多留些空间。
    古槐是村庄的生命图腾,承受着村庄的烟火祭供,庇佑一方风调雨顺。远近百里的群众也把这棵古槐视为“神树”,祈福求安。树木如人,都是生命的载体,都有其生命的流程。每当微风轻拂之时,枝叶摇摆之际,听着那簌簌的响动,你能感觉得到古槐也是很有灵性的生物。任何树都会老,也都会死,就如同人一样,这是所有生命最根本的走向。在所有的树种中,古槐显然应该是属于长寿的那种。每年春节时,村里的老人总会在古槐树上贴上红红的春联,在树下点上一炷香,口里还念念叨叨的,大概是在祈求古槐护佑一年风调雨顺。
    古槐是村子的土著,是一部活的村史,不仅记录了一段岁月、凝结了一缕乡愁,更是村子自然意象与人文精神的交织。古槐以独特的形式承载着村子的历史文化与记忆,从落地生根那一刻起,就认定了它脚下的这方土地,并将其看成是一生厮守和热爱的地方,断不会因脚下的土地贫瘠或险恶而自行迁徙半步,从幼到老,从生到死。人是村庄的主宰,而古槐则成为村庄的精灵。它花开花谢,叶绿叶黄,一年年生长,一年年变化;不变的,是至死不渝的坚持,至死不渝的守望。当数百年的光阴过去,饱经沧桑却依然枝繁叶茂的古槐成了大纛,成了村子的见证者和真正的主人,也成了村子的灵魂,村子的庇佑,村子的财富,村子的福祉,村子的地理标志和村子的名片,也理所当然成为村里每个浪迹天涯的游子心中的图腾和思乡之梦的主题。古槐树高擎天,浑如华盖,给辛劳的村人一片阴凉,给孩子们一个寄托梦想的所在。多少母亲站在古槐下翘首盼归远方的游子,多少孩子在树下捉迷藏,围着爷爷听古今。只要有外人打问村子,就会有人指着远处的一个树冠说,那棵古槐那儿就是。
    有古槐的地方便是风水福地。读《寿光县志》,一读便读成了地方的植物志了。在古树名录中,入了册子的老树,差不多都是村子里的树。草木有情,村子给了古槐一方天地,古槐陪伴着村庄走过无数日子,与村庄荣辱与共,与村民和谐共存。古槐的存在渗透在一代代村民的生产生活中,村庄的一代代人用他们的真心、真诚、真淳守护着古树,敬仰着它们。
古槐树干中空无物,村民们或用水泥或用砖块把古树的底部圈起来,看似一个小小的举动,却反映了他们内心深处对古槐的深厚情怀。古槐是村庄的生命,生命的茂盛象征着村庄的繁荣。古槐株体像极了虬龙潜行,树身向上,干分股,股分枝,枝长叉,叉生叶,细枝绿叶,浓而不密,翠而不暗,秀而不苍。村人明白,古槐是绿色的又是有情感的,有古槐才有鸟的鸣唱,有古槐才有说不完的故事、道不完的乡间风韵。
    2012年的冬季,一辆大货车撞到古槐上,古槐惨遭灭顶厄运。古槐死去枯萎过两年,我从树下走过的时候,心里有一种莫名的沉重,或者是失落感,抑或是一种说不出来的滋味。我不知用什么恰当的词来形容我当时的心情。到底过了多长的时间,我没有留意过,但在以后的日子里,我惊奇地发现,古槐又活过来了,枝枝桠桠上发出绿芽来,枝叶并不茂盛,很努力的样子,总归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吧,但依然是活得很好。古槐的复活,让我心生敬意,它在我的心中越来越高大,以至达到了非常敬畏的高度。树干空成了一个大洞,唯有粗糙厚实的树皮,顶起头上的枝杈,呈现出一点淡淡的静美,古槐雄姿仍在。村民又从异地购来一棵继任,栽到古槐旁。如今,古槐正以更加蓬勃旺盛的姿态,传承历史的演绎,绿芽满枝,勃勃神韵。
对古槐的敬意,是我内心的一份感恩。老辈人说,有古槐就有村子,古槐与村子密不可分。就算离开故土数十年的游子,古槐在他们心中还是一直鲜活地存在着,时时提醒着他们记住故乡的模样,记住故乡的魂。古槐,成了游子萦回梦里的精神家园。(陈树庆)

   
 
   
主办单位:全国绿化委员会办公室 单位地址: 北京市和平里东街18号
承办单位:《国土绿化》杂志社  国家林业局调查规划设计院
联系我们: 010-64483365转808,邮箱:gtlh@163.com
网站备案序号:京ICP备10045579-1号 建议浏览器使用1024X768分辨率
您是第3079566位访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