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专题报道
 绿色攀枝花
 森林城市
 国有林场、国有林区改革
 绿化风采
 国土绿化成就图片展览
 内蒙古自治区重点区域绿..
 
 
  首页 > 专题报道 > 绿色攀枝花
  绿色攀枝花    
金沙江干热河谷绿色壮举-----攀枝花市扎实推进生态脆弱区生态治理
  发布单位: 攀枝花市林业局 发布时间: 2017.09.08

2017年6月,攀枝花正值雨季。在第23个“世界防治荒漠化和干旱日”到来之际,四川省绿化委员会、林业厅以攀枝花市米易县为主会场,组织开展了四川省大规模绿化全川暨生态脆弱区植绿惠民---世界防治荒漠化和干旱日主题活动。攀枝花市以此为契机,掀起了又一轮绿化国土、开展生态脆弱区综合治理的新高潮。

年复一年,岁岁如斯。一直以来,攀枝花市直面干热河谷干旱少雨、缺土少肥、山高坡陡的实际情况,着力开展生态脆弱区综合治理。面对干热河谷造林这一世界级的难题,攀枝花交出了一份绿色答卷:2016年,全市森林覆盖率达60.1%,实现林业总产值36.2亿元,农民人均从林业获得收入达2094元;城市建成区绿化覆盖率达40.04%,人均公园绿地面积达11.49平方米。“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绿色发展理念,在攀枝花得以生动实践。

“癞山”变青山,荒山披绿妆,干热河谷生态治理取得新成效

从云南丽江起,金沙江流向由南转向东北,冲开横断山脉,浩浩荡荡1000多公里,直指四川宜宾。“金沙江干热河谷”几个字道出了这个区域的“干、热、狭窄”特点。这里气候恶劣、生态脆弱、水土流失严重,每年旱季长达7个多月,年均降雨量800毫米左右,蒸发量却为降雨量的3倍以上,4、5月份,裸地地表极高温可达摄氏70度,40厘米内的表土含水量接近零值。

正因为如此,金沙江干热河谷被国内外林学界专家视为造林“禁区”。如此差的气候、立地条件和造林难度,极大的增加了造林成本。干热河谷地区造林成本每亩在2000元以上,是平原地区的10倍,如果进行景观打造,每亩建设和管护成本在1万元以上。

恶劣的条件没有压倒攀枝花人,反而创造出一个又一个绿色奇迹。2017年的6月,在金沙江干热河谷攀枝花主城区段,有一座名叫马坎的山头上,一簇簇三角梅迎风摇曳,蓝花楹、凤凰花点缀其间,分外迷人。几年前,这里还是一座“打个喷嚏满嘴都是沙”的“癞山”。2013年,一支植树造林队伍来到山下,面对45度—70度以上的陡坡,他们披荆斩棘,开山破石,踏泥泞,走小道,以人背马驮的方式,把一袋袋泥土运上山。施工期间,施工人员共搬运泥土19345立方米,有机肥130吨,这些泥土和有机肥,四桥货车足足拉了近3000车。

土和水,是金沙江干热河谷造林的两大制约因子。土有了,水呢?虽然,山脚就是金沙江,但两三百米的落差,对传统的提灌来说,只能是“看得见,用不起”和“望江兴叹”。对此,攀枝花人再次大胆创新和突破,在造林地附近建起了太阳能提灌站,随后35051株凤凰木、攀枝花树、蓝花楹、红花羊蹄甲、刺桐、小叶榕、高山榕、黑荆树、印度黄檀、台湾相思等乔木和33235株黄金香柳、红叶乌桕、黄花决明、夹竹桃、三角梅、青叶扶桑、迎春、紫花马樱丹等灌木扎根“癞山”

近年来,攀枝花以工程为载体,完成市区视野区生态治理 6700公顷,昔日荒山秃岭的“三线工业城市”变成了如今林茂花繁的“中国阳光花城”,蓝天白云、绿水青山成为攀枝花的“新常态”。

造林“四问法”,抓住“牛鼻子”,干热河谷生态治理创出新思路

作为一座资源型城市,攀枝花人明白,地下的矿产资源终有枯竭的一天,但种下的绿色资源却能惠及广大民众和后代子孙。所以,处在生态脆弱地区和长江上游的攀枝花,把如何在地里“种出效益”作为推动城市转型、摆脱工业“畸重”格局的重要支撑。

攀枝花营造林切实按照“建设生态林,发展产业林,打造景观林,培育复合林”的思路,着力围绕“哪里种,种什么,怎么种,谁来种”这四个问题展开。

“哪里种”,让植绿有了方向。

按照规划,攀枝花将金沙江主城区视野区作为生态治理的重中之重,全力开展植被恢复和景观打造;在大河流域、雅砻江流域、安宁河流域两岸开展人工造林、森林抚育和封山育林;在其它区域开展森林保育。同时,按照政策导向,尊重业主意愿,以天然林保护、退耕还林、视野区综合治理、生态功能区治理等重点工程为载体,确保项目落地,着力解决“哪里种”的问题。

“种什么”,让植绿有了效益。

按照适地适树的原则,在城镇视野区、江河和道路廊道等重要地段,选择耐旱植物和具有一定观赏价值的树木,结合生态治理,适度打造森林景观;在立地条件好、交通方便的地段,实施造林和低效林改造工程,采用“草→灌→乔”的造林技术路线,结合低产低效林改造进行特色经济林木种植,发展芒果、核桃、石榴等地方特色经果林,充分利用林下空间,模拟自然生态立体系统开展林下菌、林下中药材种植,提高土地利用率,实现生态产业化,不仅绿起来,更美起来、富起来;在立地条件恶劣的石质山地、陡崖、崩塌堆积物、裸岩石砾地、土层薄的坡地、泥石流滩等地方,采取必要的工程措施防止其继续崩塌滑落,开展封山育林,禁止牲畜进入和采樵活动,发挥自然的修复功能,同时辅以必要的人工措施,种植以灌木为主的植物,恢复和增加植被覆盖。

“怎么种”,让植绿有了保障。

金沙江干热河谷植被恢复与生态治理难度大,主要是水的保障问题。针对土壤瘠薄、干旱缺水的状况,攀枝花市重点在解决水的问题上不断大胆进行探索和创新。一是利用太阳能提水,在山地森林公园、沿江阿米什段建设了两套太阳能提灌系统,用于林地的灌溉;二是在干旱半干旱治理中,利用市电,从金沙江取水,修建抽水设施,完善灌溉系统;三是在靠近城市居住区的马鹿箐等视野区沿线,从居民区引水解决苗木灌溉用水;四是打井取水,在西佛寺石漠化区、仁和区视野区采取打深井取水的方式,有效解决了绿化区域无土缺水问题;五是集雨汇水,在没有水源的地方,修建小水窖,收集雨水,用于造林。通过利用太阳能抽水、打井取水、车辆运水和人工背土、填土、客土等多种方法,使制约金沙江干热河谷区绿化的瓶颈得以突破,绿化成果得以保存,绿化成效得以显现。

“谁来种”,让植绿有了动力。

攀枝花市不断创新投融资机制,优化运作模式,发动社会力量参与干热河谷生态治理和国土绿化。在实施中,既有市政府出台优惠政策,引入社会资金、采用市场运作的花城新区森林公园建设模式,又有项目支持、引入业主建设管理的西佛寺、半坡咖啡建设模式;既有政府、相关责任单位共同出资的金沙江大道东段绿化景观改造建设模式,又有采取BT方式的仁和大河河道景观建设模式;既有林业部门试点示范的阿米什、机场路景观建设模式,又有采用义务植树方式,由责任单位包干建设的金沙江中心城区段视野区、红格癞山石漠化治理等建设模式。

“问鼎”石漠化,“逐鹿”脆弱区,干热河谷生态治理取得新突破

攀枝花分布着43684公顷的岩溶区,其中石漠化土地13857公顷,潜在石漠化土地17618公顷,非石漠化土地12209公顷。石漠化土地上由于长期水土流失,造成土壤瘠薄,保水保肥能力极差,生态修复极难,成为攀枝花干热河谷造林难啃的“硬骨头”。

然而,攀枝花人直面挑战,迎难而上。位于攀枝花市西区的西佛山,属于典型的喀斯特地貌,石漠化严重,治理难度大。面对无水无土、无经验可循的困境,当地政府没有退缩,邀请林业、水利、国土等方面的专家,共同研究解决方案,最终探索出一套符合实际的石漠化治理模式,通过运土上山、人工增肥、掘井取水、梯级推进等一系列工程措施,改善立地条件,造林绿化,从而达到生态修复治理的目的。目前,该区域已投入资金2.8亿元,改造工矿废弃地和石漠化土地370公顷,完成植树造林200公顷,栽植苗木60万株,建成了以蓝花楹、三角梅等观赏植物为主的观光区。

近年来,攀枝花市根据岩溶区自然条件、社会经济状况和石漠化土地分布情况,综合运用植树造林、封山育林等生态措施,结合农村新能源建设、坡耕地改造、山区农业结构调整以及农田水利基础设施建设,治理土地20645公顷,包括石漠化土地13552公顷、潜在石漠化土地7093公顷。同时,投入3.5亿元,在攀枝花干热河谷区的安宁河流域、大河流域以及金沙江攀枝花主城区段,开展生态功能区综合治理面积近2000公顷。通过项目的实施,既改善了重点地段的生态环境,也提升了景观效果。

吹响“集结号”,发起“冲锋令”,干热河谷生态治理踏上新征程

攀枝花干热河谷生态治理虽然取得了不错的成效,但仍存在不容忽视的问题:主城区森林绿地总量不足,空间布局有待优化,周围河谷森林植被较差;乡村绿化质量不高,地域特色有待进一步突出;绿色生态廊道尚未完全贯通,廊道景观相对单调;破损山体植被恢复亟需推进,整体背景景观质量亟待提升。开展攀枝花干热河谷生态脆弱区治理,防止土地荒漠化,减少水土流失,传播生态文明,任重道远。干热河谷造林,挑战无处不在,攀枝花人将以刚毅之力不回避,以执着之心不放弃,“撸起袖子加油干”,坚定不移地走绿色发展之路,深度参与“大规模绿化全川行动”,全面保护森林资源,开展生态治理,不断改善生态环境,提升人居环境质量,筑牢长江上游生态屏障。

   
 
   
主办单位:全国绿化委员会办公室 单位地址: 北京市和平里东街18号
承办单位:《国土绿化》杂志社  国家林业局调查规划设计院
联系我们: 010-64483365转808,邮箱:gtlh@163.com
网站备案序号:京ICP备10045579-1号 建议浏览器使用1024X768分辨率
您是第3079355位访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