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科技园地
 文字资讯
 图片资讯
 
 
  首页 > 科技园地 > 文字资讯
  文字资讯    
会飞的木头
  发布单位: 中国林业新闻网 发布时间: 2018.04.23

木头会飞吗?会的,如果不是亲身经历,亲眼所见,我也不信。

        20世纪70年代,当时还是初中生的我第一次参加了林场冬运木材生产。

        那时,冬季是林场生产的黄金季节,就像农民的麦收,必须抢收。记得有一年冬天,还没放寒假,学校接到林场通知:初中二三年级两个班的学生,自带盛水器皿,去采伐小号,协助林场冬运木材生产。翌日一早,我们两个班的学生向采伐小号进发。大约走了三四公里的路程,我们终于来到了采伐小号那片山,首先到达一条冰河。

        只见冰河上面有几眼冰窟窿,每眼冰窟窿边缘都站着一位工人叔叔,手提一只带绳的水桶。老师吩咐同学们先把干粮放进伙房,河岸上有座房子,大概就是临时工段,然后依次来到冰眼附近,让工人叔叔从冰窟窿里打出水倒入我们的容器里,拎着、端着水跟着老师,爬过一个小陡坡,越过一条铁路,分别爬向各面山坡。

        原来山坡上都是工人叔叔们挖好的壕沟,大小、深浅不一。一条条呈扇面型通向三面山坡,各支壕又汇聚山谷主壕,支壕有一米宽,六七十厘米深,主壕有两三米宽,一米多深。只见各支壕山顶已有工人叔叔在等候,我们陆续来到山顶,把水递给他们,工人叔叔再把水倒进土壕,土壕表层土质干燥,一桶水下去,“唰”地不见了。我趁机请教工人叔叔:“费这么大的劲,是干什么用呢?”叔叔一面倒水一面回答:“这是在造冰雪滑道,一遍遍地浇水,一层层地冻,等整个土壕里的冰层足够厚,就可以把木头放里面,运下山了。”我这才恍然大悟。

        就这样,我们连续干到第七天的时候,一大早赶往小号,老远就看见满山的黑土壕,都变成了亮晶晶的白冰槽。到了第八天凌晨时分,天空下起了鹅毛大雪,工人叔叔们很兴奋,因为这场雪,给“冰雪滑道”一个完整的定义,给运送木材增添了润滑剂。

        木头究竟是如何运下山的,这让我们颇为好奇。因为这一天浇冰任务不太多,我和同学们可以近距离地欣赏工人叔叔们在冰雪滑道运木材的全过程。我们越过冰场,沿着滑道两侧往山上运水,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主滑道里的木材,像流水一样,鱼贯而下,木头在冰槽内与冰面的摩擦声、各种材质的木头互相撞击声,夹杂着工人叔叔们的吆喝声奏响了山谷间最浑厚、最美妙的交响乐。

        冰槽内的木头,或单根接踵,或三五成群,忽急,忽缓,忽停,此时有叔叔前来疏导,直到继续流动起来,冰槽里的木头像顺流而下的鱼群,偶有冲出滑道的,又被牵回……

        我们继续拎水往上走,就进入了我们各自负责的支滑道,支滑道坡度陡,与主滑道汇合处呈慢弯状,就像铁道并轨。支滑道的木头都是单根放下,虽没有攒堆现象,但速度极快、极猛。再往上就是滑道两旁的工人叔叔们正抬、推、拖、拉、撬,将木材放入滑道。

        几天前,主滑道和正侧山坡上的各滑道还像静止的百川归海图,今天,这幅山水画面动起来了,如洪流滚滚,似雷霆万钧,气势颇为壮观。伴随着漫天飞舞的雪花,木头直流而下,雪花飞溅,犹如瀑布激起的束束水波。

        山脚下的冰木场与各支主滑道交汇处,均有工人叔叔手持红绿两面旗,和铁路指挥旗一样,如果山下冰场的木材出现了“摊煎饼”,就是木材布满了整个冰场,来不及拖拉走 ,或者主滑道出现了“攒堆”停止不下,这里的工人会立刻举红旗示意,上面支滑道停止放行,当绿旗飘动时,表示一切正常,可以放行。

        最刺激,最惊险,也是最具潜在危险的一道工序,还是从各支滑道放滑木头,坡度大,速度快,迅雷不及掩耳。由于针阔叶树的材质、树皮与冰面摩擦力度参差不齐,导致下滑速度,力度有很大差异,有的木头一放入滑道,就像脱缰的野马,似入海蛟龙,飞溅起束束白雪,眨眼便不见了踪影,有时快速的木头会撵上,并撞到前面的木头,然后会腾空而起,或落入滑道,或飞出去,发生这种情况是很危险的,所以“安全生产”必须时时说, 刻刻讲。

        这就是会飞的木头。

        当时我还小,只感觉很刺激、好玩,其实,父辈们是拿生命在和木头“玩”。

        这天上午,我下山,手提空桶来到支主滑道交汇处,看见从山坡支滑道下滑的木头,速度飞快,当进入主滑道一刹那,与主滑道木头有激烈的撞击,很吸引我的眼球。于是,我就在离主滑道四五米处驻足观看起来……滑道边缘正好有位叔叔紧张而忙碌地疏导着滑道里的木头。

        我正看得入神,突然一根木头撞到主滑道冰壁上,飞出滑道,直奔我而来,我被这突如其来的险情吓呆了,大脑一片空白,没了任何反应,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我猛地被一个人扑倒在地,压在雪地上好几分钟没动……

        起来后,那人一手拽着我的脖领,像拎小鸡一样,把我提起来怒吼道:“你没事吧?小兔崽子,哪个班的?不要命了?”

        “我——,没事!”我嗫嚅地说。

        这位叔叔转身之际,我看到了他背后的工作服,有一横条大口子,棉絮外漏,里面的内衣上稍有血迹。

        这天中午,场安全员在工段大厅召开了紧急会议,表彰了那位救我的叔叔,批评了我和老师,并宣布:“所有学生明天不要再来了。”

        那是我最刻骨铭心的一次生死经历,现在回想起那根飞向我的木头,仍心有余悸……

        为了祖国的建设,父辈们立下了汗马功劳,他们把最美好的青春奉献给了这片森林,把一腔热血泼洒在青山绿水中,把一身豪情融化在冰山雪岭间,他们是我们林业人的骄傲。

   
 
   
主办单位:全国绿化委员会办公室 单位地址: 北京市和平里东街18号
承办单位:《国土绿化》杂志社  国家林业局调查规划设计院
联系我们: 010-64483365转808,邮箱:gtlh@163.com
网站备案序号:京ICP备10045579-1号 建议浏览器使用1024X768分辨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