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绿色文化
 笔下常春
 诗歌
 生态美文
 
 
  首页 > 绿色文化 > 生态美文
  生态美文    
绿色的乡村
  发布单位: 《国土绿化》杂志社 发布时间: 2017.09.04

向往乡村,向往绿色。生活了十七八年的山乡,老家就静卧在川东北川陕交界处的一个三面靠山的山沟里。

山高高地耸立着,往上看不见簸箕那么大个天。山上,葱葱郁郁地铺满厚厚的一层绿,松、杉、香樟等四季常绿树木,结着八月瓜、猕猴桃、五味子果实的藤蔓,还有分季节盛开的杜鹃花、野菊花、野百合、野蔷薇等烂漫山花,让山实实在在地成为一个灵动的生命,陪着乡亲们度过一年又一年。

乡村的颜色总是绿色的,绿山,绿水,绿色的风,就连小路的石阶、住房的瓦面,也长满了绿色的青苔。然而这种单调的颜色,却衬托着一年又一年的丰收喜悦和村民们辛酸、质朴、丰富的故事。

城里人一走进乡村,总会感悟出天高气爽的深意。水环山抱,山随水依,水沿山转,林木藤蔓、山花山果,生机无限。那山,“造化钟神秀”“遥看皆奇绝”,登高远眺,“一览众小山”;那水,“清泉石上流”“流水落花中”,溪边小憩,“人物镜中来”。乡村的诗情画意,可一尽领略唐诗宋词的斐然魅力,陶潜的“狗吠深巷中,鸡鸣桑树巅”,王维的“一径野花落,孤村春水生”……春、夏、秋、冬,日、月、朝、暮,风、云、雨、雪皆美景,无一不是气象遥深的展现,一接触即令人流连忘返,陶醉其中,朗爽脱俗,飘飘欲仙。

城里的色泽,尽管那样的斑斓,却总给人灰色的感觉──灰的尘土、灰的建筑、灰色的人脸以及灰暗的人际交涉。封闭的“鸟笼子”把人心隔离着,邻里间老死不相往来的寂寥;同事间相互设防、相互拆台又相互恭维的蝇营狗苟;大街上车水马龙中的险象,商战上尔虞我诈的阴谋,俗尘万斛中声色犬马的诱惑……

乡村则不同,在大自然的怀抱中生存,远山近树都是一片青青绿绿,一切都显得那么平和而亲切,一切奢欲和引诱似乎都离得太远,否则前人又怎么会在一片清心寡欲中“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真的。乡村可以吸到新鲜的空气,而城市不能;乡间,可以看到遍地果实累累的树木,而城市却没有。早晨,可以感觉到乡间的朝气,而城市依旧是那个样儿。走在乡间的田坎上,随时可以听见几声牛羊的欢叫声;而城市,入耳的是汽车“嘟嘟”声和道不明的嘈杂声。

于是,我总是在心感疲倦的时候,特别地想念老家,想念那湿湿的泥土地,想念自己光着脚丫踩在泥地里那种凉凉润润的感觉,无拘无束,自由自在,踏实放松。在那里,大地的怀抱是敞开的,没有界限,没有隔阂,也不会有欺骗和伪装,一切都是那么真实。

倦意之中的绿色,是一剂醒脑的良药。我在乡村生活十多年,就几乎没有哪一天感觉过疲惫,就算在生产队剥玉米棒子通宵,清晨一阵风吹来,就感觉到那种绿色的存在,真实得不含半点修饰。春天,怀山、赖瓜、竹笋、香椿,成了绿野之中不可多得的美景和美味;夏天,山野中有了品种繁多的野蘑菇,只要勤劳,便有免费的美餐;秋天,满山遍野的野板栗,足可增加半数以上的人均收入;冬天,如果下雪,那种情韵更让人沉醉。

绿色掩映的美丽,总是不愿有任何一种颜色的覆盖,太阳一出,绿色依旧,它的生机是那么强烈,包容万物,生养万物,与天地共存。(杨绍碧)

 

   
 
   
主办单位:全国绿化委员会办公室 单位地址: 北京市和平里东街18号
承办单位:《国土绿化》杂志社  国家林业局调查规划设计院
联系我们: 010-64483365转808,邮箱:gtlh@163.com
网站备案序号:京ICP备10045579-1号 建议浏览器使用1024X768分辨率
您是第3245396位访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