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绿色文化
 笔下常春
 诗歌
 生态美文
 
 
  首页 > 绿色文化 > 生态美文
  生态美文    
乡愁
  发布单位: 长白山森工 发布时间: 2017.12.19

清晨,大雪弥漫。出不了门,又没有什么活计,这种天气正适合围炉阅读。打开书,一眼看到台湾作家罗兰的《那岂是乡愁》。北方的雪,北方的土地,北方的农民,跟着作家的笔,我竟走进了家乡,那乡愁不正是每个北方人的乡愁?

落雪的冬天,在皑皑白雪中前行,弓着身,与强劲的西北风对抗,曾经的我也这样走在父亲的身后,一只手紧紧抓住父亲的衣角,而父亲的身上还背着重重的行囊。父亲带着我与艰苦的生活对抗着。那年,我和父亲去山那边的亲戚家借粮,回来的路上正赶上少见的大雪,父亲把借来的五十斤玉米都背在自己身上。上山那段路,父亲一直走在前面,他拄着一根木棍,受过伤的右腿吃力地踏在雪地上。山里的风奇怪地刮着,家在东面,而西北风却在撞上大山后,转过头向回刮,父亲说这是白毛风,是大林子里的妖风,他让我抓紧他的大衣。快爬到山顶时,父亲几乎手脚并用。我知道父亲背着粮爬山有多吃力,我用双手尽力的托着父亲背上的粮袋,身子拼命向前倾,父亲感到了我的努力,上山的速度明显加快。到了山顶,我帮着父亲卸下背上的粮袋,父亲的后背升腾着热气,黑帆布大衣又一次留下父亲无悔无怨的汗渍,那袋玉米也浸透着父亲的汗水,但父亲的脸上却溢满快乐,那个年代粮食对于一个七口之家来说是多么的重要啊。下山时,父亲砍了两根松针丰满的松树枝,用绳子把树枝的前端捆在一起,两根树枝向两边一分,粮袋放在扇形的树枝上,然后对我说:“来拉着下山吧”看着这简单而华丽的树枝爬犁,我于欣喜中更加敬佩父亲的勤劳和智慧。下山的路,轻松而愉快,我一手拉着一根树枝根本不用太使劲,宽大的树枝驮着粮袋轻盈地滑行在雪地上,而跑在前面的我像一只长着绿色翅膀的小鸟,向山下飞去,向温暖的家飞去。

林区的冬天艰苦而劳累,但最让人担忧的还是温饱,从我记事儿时起,父母就从没有停止过劳动,而我们也是在父母的劳动中耳濡目染,接受着最直接的教育,学会了用勤劳和智慧改变生活的能力。(作者:展有发)

   
 
   
主办单位:全国绿化委员会办公室 单位地址: 北京市和平里东街18号
承办单位:《国土绿化》杂志社  国家林业局调查规划设计院
联系我们: 010-64483365转808,邮箱:gtlh@163.com
网站备案序号:京ICP备10045579-1号 建议浏览器使用1024X768分辨率
您是第5672740位访问者